首页 期货 > 正文

西安银行一季度净利下降8%

4月29日,西安银行发布2021年一季报。截至3月末,该行总资产3106亿,较上年末增加1.38%,一季度营业收入18.94亿元,同比增长7.73%,归母净利润7.08亿元,同比减少8.04%。营收正增长而净利润负增长的主要原因是今年一季度西安银行的信用减值损失为6.28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4.47亿,同比增长40.50%。

为何会产生巨大的信用减值?这和此前一则对单一客户计提4.75亿减值准备的公告有关。

4月2日,西安银行公告称,因一客户在该行的9.5亿元金融资产在2021年一季度出现信用风险,该行计划计提4.75亿元减值准备,该部分减值准备占该客户整体风险敞口的50%。虽然西安银行并未在公告中披露该客户的具体名字,但由于金额相对较大,该客户被市场怀疑为该行的前十大客户之一。

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21年3月末,西安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为1.20%,较年初上升0.02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273.45%,较上年末上升4.06个百分点。

资本充足率方面,截至2021年3月末,西安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4.41%,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2.3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2.31%。

同日公布的2020年报显示,2020年,该行营业收入为71.38亿元,同比增长4.27%;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7.56亿元,同比增长3.05%;基本每股收益0.62元;拟10派1.9元。

除了一季度净利下降,困扰西安银行的烦心事不少,第九大股东宁波中百(10.260, -0.12, -1.16%)(600857.SH)所持的超9500万股将被拆分成十等份进行司法拍卖,其中第一笔951万股将在27天后在淘宝法拍正式拍卖,起拍价为4350万元,折合每股4.57元,价格是2021年4月23日前20个交易日的收盘均价乘以股票总数打九折。

这与宁波中百陷入的一宗长达4年多的5.3亿担保案有关。

2016年4月,宁波中百收到中建四局寄达的《关于敦促贵司承担担保责任的函》,函告称:本公司为中建四局与天津九策等五家公司以及龚东升和张荣于2013年4月16日签署的《工程款债务偿还协议书》提供保证担保,承担连带责任,本公司为中建四局出具了《担保函》。因天津九策未能向中建四局清偿债务。为此,中建四局要求本公司依照《担保函》的承诺,就天津九策欠付的全部债务向中建四局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随后被中建四局申请拍卖旗下银行股票用于偿债。尽管该公司多次表示异议,并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撤销裁决书申请,但是无法阻止旗下资产被拍卖。

值得注意的是,担保案中清偿责任由宁波中百前身工大首创的实控人与董事长龚东升所签订,2019年证监会决定“对龚东升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从担保案开始至今,宁波中百坚持声称公司之前出具的《担保函》不具备合法性,应属于无效担保,并对仲裁过程、法院执行都提出了异议,但收效甚微。截至2020年末,宁波中百以持有西安银行9511万股,位列第二大流动股股东,也就是说,如果法院后续继续执行,宁波中百所持的西安银行全部股票都将被拍卖。

公开资料显示,西安银行在2019年3月1日登陆上交所主板,成为西北地区首家A股上市银行,下辖包括总行营业部、8家分行,10家区域支行和12家直属支行等在内的共176个营业网点,控股2家村镇银行,参股1家汽车金融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