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货 > 正文

郑州煤电预计公司2020年度业绩将出现亏损

因2020末的一波电煤价格暴涨,郑州煤电、大有能源等豫籍煤电概念个股一度走出连板行情,股价一路飙升。然而随着近期上市公司2020年业绩预告密集出炉,这些阶段牛股巨亏成绩单也集中显露。

集中预亏

2020末,受国内多地寒潮天气带来的供暖需求激增,伴随产地安全检查等因素带来的煤炭产量缩减,国内动力煤价格一度出现疯涨态势,港口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一度达到1150元/吨的历史极值。在此业绩向好预期下,动力煤概念股也受到市场追捧。

不过,从2020年11月初不足2元/股,到2020年末最高9.94元/股,两个月间股价直线翻倍上涨的郑州煤电,2020年全年业绩却大幅亏损。

郑州煤电披露的2020年业绩预告显示,预计公司2020年度业绩将出现亏损,净利润约为-8.8亿元;扣非净利润亏损额达到8.98亿元。此前在2019年,该公司净利润亏损9.22亿元;扣非净利润亏损6.9亿元。公司表示,由于2019年度内部控制被审计机构出具了否定意见审计报告,若2020年度仍为否定意见,则公司股票在2020年年度报告披露后可能会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无独有偶,同为豫籍煤炭股的大有能源,也在股价一度坐上过山车后,出现业绩大幅预亏。

2020年11月初,大有能源股价从3.5元/股低点起涨,至2020年末,公司股价最高达6.53元/股,近乎翻倍。

然而近期大有能源披露,公司2020年预计亏损8.58亿元-12.7亿元,与上年同期比较,将减少9.35亿元-13.49亿元,同比减少1216%-1755%。2020年度公司非经常性损益金额预计为-6.37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事项后,公司预计2020年度实现亏损2.21亿元-6.35亿元,与上年同期比较,将减少2.9亿元-7.04亿元,同比减少422%-1024%。

而2019年,大有能源实现净利润7686.28万元,扣非净利润6875.9万元。

不过作为下游发电企业,河南省内唯一省级资本控股的电力上市公司豫能控股2020年业绩预喜。

豫能控股表示,2020年预计实现净利润2.65亿元~3.6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64.62%~264.48%。公司表示,2020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上升,主要原因一是全年燃煤采购成本同比降低,公司火电业务利润同比增加;二是享受到国家出台的社会保险费减免政策红利,企业经营负担减轻;三是紧跟国家货币政策,拓宽融资渠道,财务费用降低成效显著。

高煤价难撑业绩

在2020年四季度产品价格大涨的背景下,豫籍煤电企业缘何业绩依然不振?

2020年报告期内,郑州煤电受新冠肺炎疫情、矿井停产整顿和地质条件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公司2020年度净利润出现较大幅度亏损,主要原因一是煤炭业务投入加大与煤质下降导致成本与售价倒挂造成亏损。

报告期内,受公司所属超化煤矿“6.4”机电事故停产整顿3个月,主力矿井白坪煤业与新郑煤电因疫情和地质条件使得生产接替不能按期恢复、煤质出现下降等因素影响,全年煤炭发热量及售价均未能达到年初计划预期,商品煤综合售价与成本倒挂约80元/吨,导致公司全年煤炭业务亏损约6亿元。

同时,报告期内,郑州煤电对应收款项的账龄长短、客户的风险状况等进行测试分析,初步估算需计提减值损失1.42亿元。此外,公司所属超化煤矿、告成煤矿和白坪煤业因停产整顿、生产接替和地质条件等影响,全年产量下降、单位成本上升,导致库存煤单位成本低于市场售价,经初步测算需计提减值损失0.81亿元。

郑州煤电表示,报告期内,按照政府要求,东风电厂3、4号机组于2020年4月1日正式停止运行。因当期开机时间短、单位成本高造成经营性亏损,加上承担未分流职工薪酬及税费等,预计东风电厂2020年亏损金额约为0.54亿元。

对于业绩预亏的主要原因,大有能源公告称:一是受青海“兴青”事件的影响,原公司全资子公司天峻义海能源煤炭经营有限公司停产,影响其收入及利润较同期减少,并且计提资产减值损失3.58亿元、计提预计负债(同时确认费用)5.4亿元。二是随着去产能政策的持续推进,子公司义煤集团巩义铁生沟煤业有限公司、义煤集团李沟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于2020年纳入去产能矿井,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约1.5亿元。三是受产业形势及疫情影响,商品煤产量同比下降17.71%、销量同比下降6.38%,导致公司收益大幅下降。

高位跳水

1月中旬以来,前期一飞冲天的煤价,也已出现大幅跳水。

据榆林煤炭交易中心数据,2月1日陕煤三大矿发布竞价公告,张家峁煤矿对原煤2-2和混煤2-2再次竞价销售,起拍价各执行400元/吨,较上期(1月28日)均下调85元/吨,其他煤矿起拍价也均下调50~80元/吨不等。除陕煤外,神木2月1日6家煤矿下调价格,幅度10~30元/吨不等。而前一日,横山魏墙煤矿降价40元/吨,榆阳区7家煤矿下调价格,幅度20-50元/吨不等,累计最高降幅达180元/吨。

此前,坑口6000卡煤价最高价格接近700元/吨,创出近十年以来坑口煤价的最高水平,港口5500卡末煤最高报价1150元/吨,成为历史最高价格。煤炭公路运费也一路上涨。不过,伴随近期气候回暖、日耗下降,港口煤价率先下跌。上周,秦皇岛港煤炭库存在500万吨附近运行,虽然库存仍处低位,但下游受买涨不买跌情绪的影响,采购积极性偏弱,秦港5500大卡煤平仓价降至880~890元/吨附近,港口市场煤成交匮乏。

宝城期货分析师王磊认为,短期内在需求边际走弱的情况下,将会引导现货煤价下行,那么相对应的盘面价格也将在短期内转弱。不过对于中期的价格,还存在不确定性。

信达证券分析,全国大范围气温回升,电厂日耗回落,终端库存企稳回升,市场预期转变,贸易商在有利润下不断降价出货,但下游库存仍处低位,刚性采购需求仍较强,料煤价回调幅度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