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货 > 正文

*ST联络借壳上市后频繁变更募投项目 近日又添麻烦

濒临退市的*ST联络近日又添麻烦。公告显示,公司收到杭州中级人民法院的《起诉状》和《应诉通知书》,中国工商银行杭州分行请求法院判令第一被告联络互动清偿两笔流动资金贷款共计1.3亿元的本金及利息;请求法院判令第一被告联络互动、第二被告迪岸双赢清偿并购资金贷款3.3亿元的本金及利息。

公告披露后,*ST联络股价持续下滑,截至12月30日收盘,公司股价已降至1.4元/股。曾经因成功借壳上市和跨界并购一度成为百亿元市值的明星公司,如今何至于此?

据《证券日报》记者查阅公司近5年来的并购公告发现,自从何志涛等人入主公司后,5年时间里,公司先后发起的并购案超过18起。但这些并购目前为公司带来的并不是可观的收益,反而将公司拉入退市的边缘。5年来*ST联络市值蒸发近800亿元,目前股价在“1元区”徘徊。

浙江省并购联合会副秘书长、白沙泉并购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陈汉聪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有不少上市公司在自身经营现金流不佳、负债率较高的情况下,盲目或急于追求多元化,降低了对外部风险的抵御能力,一旦原有主业经营不善就会对公司以及投资者造成巨大亏损。”

借壳上市后频繁变更募投项目

*ST联络前身为新世纪。2014年,新世纪通过资产置换及发行股份方式购入数字天域100%股权,数字天域借壳新世纪上市。借壳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何志涛、郭静波、陈理,新世纪也于2015年正式更名为联络互动。

更名后,公司备受二级市场追捧,股价一路高歌,于2015年5月22日达到38.24元/股(向前复权)的顶峰,之后再也没有超越。虽然在2015年和2016年公司股价多有起伏,但在2016年下半年之后,公司的股价就开始走下坡路,到了2019年股价跌至5元/股以下,而到了2020年,公司股价更是在1元/股的价位徘徊,面临退市危机。

股价连年走低也与公司业绩有关。实控人变更后的2015年至2019年,*ST联络的扣非净利润连年下滑,累计亏损逾40亿元。

此外,借壳上市后,*ST联络曾频繁变更募投项目,在经营方面投入缓慢。

据记者调查,*ST联络先后两次募集资金,其一是何志涛额外出资近5亿元加码公司重组后的建设。不过,部分募集资金很快就被变更用途,原用于“手机游戏研发项目”的1.27亿元募集资金被用于收购上海卓属信息100%的股权;2015年4月份,又将募投项目“联络运营分发管理平台项目”的部分募集资金1.29亿元变更为收购上海乐泾达51%股权。

2016年,*ST联络再次以建设“智能硬件”项目等为由非公开募集资金净额共47.47亿元。不过,经过多次变更,原本计划投入32.47亿元的智能硬件项目最终仅投入1.87亿元,而更多的资金用于购买办公大楼、收购子公司和补充流动资金。

在经营上投入缓慢,却在“买买买”上“出手阔绰”。通过募投项目的变更,*ST联络已成功将上海乐泾达、上海卓属信息收入麾下。2016年,公司斥资17.7亿元收购Newegg55.7%股权;2017年,又以近3亿元的对价获得三尚传媒42.86%股权;2018年,公司斥资13.9亿元收购迪岸双赢剩余51%股权。

上述5家企业分别从事移动应用线下分发、游戏业务、跨境电商、影视制作、广告传媒,*ST联络跨界收购令人“眼花缭乱”。

溢价收购“不良资产”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并购中,被公司并购的资产估值普遍较高。其中,上海卓属信息的增值率为734.58%;上海泾乐达的增值率更是高达1024.61%,而且该交易还构成关联交易;包括迪岸双赢和Newegg的评估增值率均在640%以上。

更值得注意的是,公司花大价钱收购的众多资产不仅没能为公司带来新的利润增长,反而连年亏损,拖垮了公司。有的资产在被收购前就一直亏损,至今也没有好转。其中,三尚传媒在被收购前的2015年和2016年1月-11月份累计亏损189.87万元;超6倍溢价收购的Newegg于2015年以及2016年上半年,净利润分别为-8362.15万元、-3874.51万元,收购后,Newegg的业绩也没有好转,仍然连年亏损。

多起高溢价并购“不良资产”,使得*ST联络在2019年迎来了大额商誉减值,在这一年里,公司共计提商誉减值损失15.79亿元,其中,上海乐泾达、三尚传媒、Newegg、迪岸双赢分别计提减值损失1.03亿元、1.61亿元、8.18亿元、4.8亿元。另有参股公司百维博锐因经营不善,门店关闭。

大股东大手笔套现约5.8亿元

频繁变更募投项目,溢价购买“不良资产”,再加上巨额商誉减值,*ST联络的扣非后净利润已经连续3年报亏。

2018年11月份以来,*ST联络的大股东壹通讯香港几乎每个月都在减持公司股票。据《证券日报》记者测算,2018年11月份至2020年11月份的两年来,壹通讯香港对*ST联络的持股比例由12.88%降至4.88%,累计减持套现约5.8亿元。

记者发现,在公司大股东持续减持期间,公司实控人何志涛却在2018年1月17日宣布将增持公司股份稳定股价。

数据显示,2018年1月17日至2019年7月19日期间,公司实控人累计增持公司股份占总股本1.12%,累计增持1.03亿元。

一边是大股东的大手笔减持,一边却是实控人亿元增持稳定股价,一增一减的背后,两者又有何关系呢?《证券日报》记者发现,*ST联络的大股东壹通讯香港是因为数字天域原本计划海外上市设立的,原本是公司实控人何志涛、陈理、郭静波等人通过BVI公司间接控股,上述人士合计持有壹通讯香港53.03%的股份。

不过,因为海外上市未果,该部分股权于2013年被回购。

值得注意的是,大股东大手笔套现后,*ST联络如今的股价已在1元/股价位徘徊,但实控人所持股份早已质押。截至2019年10月10日,何志涛持有上市公司股份5.12亿股,其中累计被质押5.11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50%,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比例为99.84%。